袁厉害谈及火灾遇难孩子大哭 政府不作为被质疑  兰考收养所火灾中国新闻网 [微博] 赵敏 李志全2013-01-09 16:09
2013-1-13     VISION: 915

中新网兰考1月9日电 题:兰考火灾大考:政府如何救赎?

一个人能做到的事情,为何一个县级政府做不到?围绕河南省兰考县私人收养所火灾事故,公众心中尚存诸多疑问。

事发前,有关部门做了什么?

26年,收养上百名弃婴和孤儿,“爱心妈妈”袁厉害令人动容的背后,也引发外界关于兰考县有关部门“不作为”的质疑。特别是1月4日的火灾,造成7名孩子殉命后,这种质疑声尤甚。

“事发前,政府是默许的态度。”兰考县分管民政工作的副县长吴长胜8日晚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称,袁厉害从1987年开始,就往家中抱被遗弃的婴儿,考虑到她关心弱势群体、珍惜生命,民政部门就默许了这种行为。但他表示,政府也积极做了一些工作,包括送孩子到福利院、救济等。

袁厉害不是唯一的牵绊。“送福利院的过程中,小孩子哭闹、不想走”,吴长胜说,“情与法之间,我们倾向了情,没有强制执行。”不过,当地也先后将袁厉害收养的13名弃婴,送到了市福利院。

对于“送不走”的孩子,吴长胜称,“政府送面粉、被子、衣服等进行救济,不定期的给一些现金。”但违规办理的农村低保,也形成了对“袁氏孤儿”认同的事实。

“不依靠政府,我的力量确实不够。”袁厉害也向中新网记者坦承,1993年时曾动念要把孩子“送给公家”,“公家怎么说的,记不清了”。但此后,她收到了民政部门送来的吃的和穿的。

袁厉害说,100个孩子有的活下来了、有的死了,还有的送人了。2008年、2011年,开封福利院和民政局的又来做工作,“当时觉得福利院不是太好,关键我也舍不得孩子,但也送出去一部分”。

当记者问“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你会怎么做”时,病床上的袁厉害停顿数十秒后,开始嚎啕大哭,并念叨着“我的小白孩儿……”。

事发后,有关部门又做了什么?

事发时,“袁氏孤儿”中10人不在现场,有的在学校上课,有的交他人代为看护。吴长胜说,我们在吸取教训,全县范围排查安全隐患的同时,就是安置好那些孩子。

据了解,事发当天,兰考县民政部门就将10名孩子全部找到。目前,他们都被送到市福利院收养。

与此同时,有关“袁厉害被抓”、“被判刑”的消息也触动社会神经。官方通报也显示,作为户主、袁厉害曾被警方留置询问。

河南警察学院副教授王利宾认为,这属于外界的一种误读。“留置询问”是警方按照涉嫌治安违法定性的,主要查证是否有违法的事实;“被抓”需要按照刑事案件定性,涉及刑事拘留;“判刑”则需要进入司法程序。

“我没做亏心事,我不担心被判刑。”袁厉害正在兰考县人民医院养病,身形较胖的她看起来神情疲惫。“我就担心我的小孩子”,躺在病床上的她说。

8日上午,兰考县对火灾事进行追责。但坊间也提出质疑,6个芝麻官属于兰考方面的敷衍。

“我还是想表达一句话:这次事件,政府的态度是本着实事求是,该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决不姑息,也决不隐瞒。”吴长胜面对记者表示,民政部门确实有监管不力、宽与管理,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不能”背后,政府如何救赎?

一个人能做的事情,一个县级政府为何不能?不争的事实是,兰考至今还没有一座儿童福利院。

吴长胜告诉记者,兰考县方面曾在2011年向上级打报告建设儿童福利院,但没有获批。直到2012年再次打报告时,这一项目才于去年底批准。

针对兰考未建福利院是因“国家级贫困县”使然,吴长胜则表示,这属于制度的问题。不管穷县、富县,全国县级层面建设福利机构的并不多。

实质上,《中国儿童福利政策报告2012》也称,中国已开展家庭寄养的社会福利机构占有儿童收养任务的福利机构的一半以上。这也表明,中国儿童收养制度不够完善,民间收养则面临困境。

如何正视并解决好“袁氏孤儿”现象,也考验着各级政府的决策智慧。在河南,该省儿童福利机构历史欠账较多。目前,全省福利机构共有床位数5000多张,里面有孤残儿童5600多名。基础设施建设不足,给私自收留提供土壤。

据河南省民政厅推算,全省每年出生残疾儿童约5万至8万名,仅残疾儿童中全省每年就有几千名弃婴。而每年通过正规途径经公安送至儿童福利机构的数量仅有1000多名。

2013年,兰考县将启动福利院建设。目前,国家的90万元资金已经到账。吴长胜表示,“希望通过我们也引起全社会的重视,不再出现遗弃婴儿无人收养的情况。”

河南省民政厅社会福利处副处长董辉认为,一些深层次问题的解决必须依靠法律法规的完善。作为民政部门,将积极向上汇报建议,希望尽快推动完善儿童福利保障制度,出台全面保障儿童权益的《儿童福利法》。